<output id="wfjr7"><bdo id="wfjr7"><td id="wfjr7"></td></bdo></output><output id="wfjr7"></output>

    1. <dl id="wfjr7"></dl>

    2. <output id="wfjr7"></output>
      <output id="wfjr7"></output>

      專業從事會議會展服務

       

      Specializing in conference and Exhibition Services

      中國金融機構應該沿著“一帶一路”大力“走出去”

      首頁    中國金融機構應該沿著“一帶一路”大力“走出去”

      資金融通是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重要支撐,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新冠疫情的影響,如何在“十四五”時期推動“一帶一路”金融合作受到海內外各界廣泛關注。

      近日,中國一帶一路網專訪了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主任、中國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。他表示,盡管疫情和逆全球化思潮對國際金融合作造成了沖擊,中國金融機構沿著“一帶一路”“走出去”的步伐不能停。“十四五”時期,鼓勵中國金融機構前往境外產業園提供金融服務,助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。

      以下為采訪主要內容。 

      中國一帶一路網:疫情暴發以來,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資金融通受到了哪些影響?

      樓繼偉:2020年以來,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沖擊,國際合作以及人員交往放緩,加上逆全球化抬頭,對共建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金融合作、資金融通產生了一定影響。

      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大多是發展中國家,疫情影響下項目推進比較困難,實體經濟恢復較慢,項目還款壓力增大,在正常情況下應該可以還款的項目,這時候債務可能需要展期。

      其次,一些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,比如東南亞國家,是中國出境游客的熱門目的地,疫情限制流動,出境游少了,服務貿易項下的人民幣結算也少了,目前環境對他們沖擊很大。

      當前的變化不僅是由疫情造成的,逆全球化思潮的興起導致一些國家和企業在考慮項目的時候,多了一重政治考量。這也會導致我們的金融機構“走出去”放緩腳步。 

      中國一帶一路網:您如何評價中國金融機構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開展合作的現狀?

      樓繼偉:我們可以看到在東南亞、非洲東部都有大量的境外產業園,產業園以民企為主來建造,但是它們很少能得到中國金融機構的金融服務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多數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落后,缺乏完善的金融服務體系,很難給中國的企業貸款,而且利率極高。那么其實中國的金融機構可以多“走出去”,去幫助這些企業。

      中國的商業銀行治理是不錯的,但它們“走出去”要考慮風險、收益等因素,可能就會導致“走出去”的步伐偏保守了。比如商業銀行面臨的一些風險在國內可能并不是顯現的,在國際上就能顯現出來。特別是美國,霸凌性的將國內法高于國際法,哪個國家碰上它的底線了,就可能被制裁,“走出去”的過程中會碰到此類風險。

      剛開始“走出去”的時候,是不太容易。但我們還是要鼓勵中國的銀行做長遠考慮,加快國際化布局。 

      中國一帶一路網:隨著中國經濟深度融入全球經貿體系,作為中國對外經濟的重要手段,人民幣國際化目前進展如何?

      樓繼偉:人民幣國際化肯定是方向,但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。2014到2015年間,人民幣國際化推進得很快。但一年半的時間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從4萬億美元降到了3萬億美元。自此之后,資本項下外匯管制從來沒有那么收緊過,比在推人民幣國際化之前還緊。

      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本幣的國際化和資本項下的開放是必然的,但是不能大躍進。逐步的資本項目放開,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過程。 

      中國一帶一路網: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?

      樓繼偉:中國已經和“一帶一路”一些沿線國家簽署了本幣互換協議,還建立了清算機制,應該以此為基礎大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發展。在中國企業密布的海外市場,中國金融機構應該“走出去”為實體經濟提供服務,現在是一個好時候。

      今后一段時間美元指數結構性疲軟,人民幣會結構性地升值,在國際交易中大家會愿意使用人民幣。國際交易中用人民幣進行結算,客戶凈剩余的人民幣就可以存入當地中國的銀行,他們想用什么外匯就給他們什么外匯,需要人民幣的時候再給他們換成人民幣,國家有著外匯的牌價,這一個一個銀行就跟小交易中心似的。所以說,中國金融機構要“走出去”,特別是要沿著“一帶一路”,支撐人民幣國際化。 

      中國一帶一路網: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規劃的開局之年,“十四五”時期,如何推進“一帶一路”金融合作與資金融通,您有什么建議嗎?

      樓繼偉:“十四五”時期,中國加快構建“雙循環”新發展格局,以內循環為主,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。要能夠相互促進,核心的一點是我們需要不斷完善市場經濟體制,和國際成熟的市場經濟制度接軌。如果在這些方面還有缺陷、有堵點的,需要趕緊打通。

      在發展“外循環”的過程中,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不僅要推進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,還要大力支持中國企業,尤其是民營企業去海外發展,去到境外產業園區,同時鼓勵中國金融機構去這些園區提供金融服務。

      其次,在“十四五”期間,在“一帶一路”合作框架下應當加強第三方市場合作。日本力推第三方合作,我覺得是好事。我們不僅可以跟日本、韓國等國家開展第三方市場合作,也可以和世界銀行、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多邊的開發性金融機構合作。我們可以借鑒多邊金融機構的成功管理經驗,特別是在風險控制方面,取長補短。這樣的合作不僅能夠分擔風險,也使得我們面臨的地緣政治壓力減小。

      第三,理論結合實際,積極推動相關文件落到實處。比如在2019年舉辦的第二屆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,財政部發布《“一帶一路”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》,該分析框架是結合“一帶一路”國家實際情況制定的債務可持續性分析工具,鼓勵中國和共建“一帶一路”國家金融機構、國際機構在自愿基礎上使用。這些文件頒布了,就要堅持去操作,把理念轉化為實踐,落到實處,就會有好的發展。

      2021年3月17日 11:05
      ?瀏覽量:0
      ?收藏
      14岁女rapper